当前位置:首页 > 虚拟人物 > 正文内容

彭大魔 闫非 不卖烂番茄 建好西虹市

娱乐大三元2022-12-01 02:36:31虚拟人物1246

专访《西虹市首富》导演闫非&彭大魔:建好西虹市,不卖烂番茄!

“一个月花光10亿,是种什么体验?”

继“西虹市市民”夏洛历经“成名特烦恼”之后,“西虹市首富”王多鱼又面临“花钱特烦恼”。

相比电影中各种角色无尽的烦恼,两部影片的编剧和导演闫非、彭大魔,却有着太多的欢乐。

而相比第一次做电影——《夏洛特烦恼》时的忐忑和担心,此次做《西虹市首富》,这对新生代导演组合显得更加从容和淡定。

面对“西虹市”即将开启的洪荒宇宙,他们虽然暂无“城市规划”,但有着自己的底线:坚决不卖“烂番茄”!

专访《西虹市首富》导演闫非&彭大魔:建好西虹市,不卖烂番茄!

“最穷首富”花样花钱拷问人性

片名虽然是《西虹市首富》,但影片讲述的是落魄守门员王多鱼(沈腾饰)遭遇意想不到的奇葩挑战——一月之内必须花光天降横财,被贫穷限制了想象力的他,以梦想之名上演“花钱72计”。

▲《西虹市首富》海报

对于王多鱼的故事架构,有网友表示这与改编自1902年乔治·巴尔·麦卡奇翁撰写的小说、1985年在美国上映的喜剧电影《酿酒师的百万横财》(《布鲁斯特的百万横财》)有些雷同。该片讲述了二流棒球运动员蒙蒂穷困潦倒时,舅父的三亿美元遗产从天而降,而只要他在一个月内先将三千万美元花掉就可继承,于是五花八门的花钱方法陆续登场。

“它的很多细节都是很老的,一些梗、一些桥段完全用不了。”彭大魔续说:“除了保留了这个故事的核儿,其他诸如人物的形象设定、细节等等,基本上全是重新创作。”比如主人公从打棒球的运动员,变成了踢足球的守门员,为的就是要拉近与国内观众的距离。

有观众表示,《西虹市首富》中突然拥有十亿巨款的王多鱼,与《夏洛特烦恼》中成为知名音乐人的夏洛,看上去没什么不同。对此,闫非表示,这其实是又一个关于“造梦”的故事。

▲《夏洛特烦恼》电影海报

对于这个“生活上比较潦倒”、“职业上不成功”的守门员的人物设定,彭大魔向麻辣鱼解释说,在这个梦境中,从没有钱到一下拥有很多钱,这样的反差很大,“我们就是讲他在面对巨大金钱欲望的压力下,如何坚守住人生和人性的底线。”

7月24日电影首映后,就有观众表示是“含着眼泪、笑着看完的”。吴京的太太谢楠甚至认为这部电影“对孕妇不太友好”,“我本来这个点应该在看数胎动,一般会动三次,但是今天动了30次。”还有观众给出建议,大家看这个电影之前“一定要吃点东西,因为它是个体力活”,“笑到最后已经笑不动了”。

笑料之外,亦有观众评价,这也是一部“来自灵魂深处拷问的电影”,“不只是爆笑,还有深刻”。知名导演陈思诚就认为,“这个电影最核心的是提出了当今社会所有观众都应该直面的问题,就是在金钱和人性当中我们应该做出怎样的选择,尤其在面临这些特别底线的问题时。所以这时候出现这么一部电影特别特别值得。”

“非常希望两位导演邀请我来西虹市演一个角色。”自认为“笑点挺高”的喜剧高手徐峥,也被“一些剧情乐的不行”。他同时表示,影片“有一种魔幻现实主义,道出了一种真实和讽刺”。

守住“西虹市”底线不做烂番茄

同样是改编,但与《夏洛》改编自开心麻花同名招牌话剧不同,《西虹市首富》没有舞台剧千锤百炼的基础,电影首秀即是处子秀。这无论对演员还是编剧、导演来说,都是一种莫大的考验。

“大家看完之后,觉得不丢人就OK了。”相比做《夏洛》时“怕没排片,怕口碑不好”的忐忑心情,闫非表示这次准备的还算比较充分,“把预期降的稍微低点,可能对自己心态会好一点。”

彭大魔向麻辣鱼透露说:“其实《夏洛》的时候,我们一开始的目标就是尽量别赔。”不曾想,它竟成为了当年国庆档跑出来的一匹“大黑马”,国庆七天揽获票房5.58亿,最终迈入10亿票房俱乐部,收割票房达14.4亿,被视为国产小成本喜剧逆袭的最佳典范。

▲《夏洛特烦恼》话剧版海报

事实上,开心麻花当年对《夏洛》的票房也没有太多预期。“但是我们一直都在鞭策自己,我们要完成一部好剧本,如果有一天卖到20亿,不会有人说我们在骗钱。”彭大魔当年接受采访时这样警醒自己。

对于投资人所经受的压力和展现的宽容,闫非表示唯有把电影做好,然后卖出去,才能“对得起自己,也对得起他们”。

因为“西虹市”这一地名,早在《夏洛特烦恼》中就已多次出现,这也让人们对故事及厂牌产生了更多的联想和解读。有人把《西虹市首富》看作是《夏洛特烦恼》的正统续作,更有人表示看到了这对青年导演组合要搭建“西虹市宇宙”世界观的雄心。

“西虹市”看似是一座“特烦恼”之城,但其实是欢乐与笑声的发源地。对于这一特别有喜感的地名的含义,闫非此前曾给出过解读,它让人“想起童年雨后彩虹的快乐回忆,所以‘西虹市’其实是我们每个人心中小时候故乡的样子,在那里有很多人幸福生活着。”

▲这个火车站,看着是不是很眼熟?

“‘西虹市’是(与彭大魔)一块儿聊出来的,在我们想象当中,它其实就是二三线的一个小城市。它可能没那么富裕,但城市里有各种各样好玩儿的人物,有意思的事儿,人们都比较满足,也能给人带来快乐。”闫非告诉麻辣鱼,“我们俩的作品,以后发生的故事,只要不在国外,都会在西虹市。”

至于如何把西虹市这个厂牌做成系列化品牌化,这对导演组合直言“还没想过”,至少目前“没有任何考虑,没有任何目标,没有任何规划”。

“三部烂戏,西虹市也就倒了。”彭大魔淡然说道。

“也就变成烂番茄了。”闫非又及时补了一刀。

“对于我们两个来讲,最大的名片,其实还是电影本身。只要电影好看,这个厂牌就能一直立的住,下个电影才能继续。”所以,“没想那么远”的闫非和“没想怎么着”的彭大魔一致决定,接下来的路依然要“走一步看一步”。

好喜剧能让人少些戾气多些温暖

在如今这个资讯大爆炸、段子满天飞的时代,做喜剧并非一件易事,甚至“特别难”。

“早前做喜剧的时候,随便甩个包袱、抖个机灵大家就能笑很长时间,但是现在观众的笑点越来越高,要求也越来越多。”话锋一转,闫非接着说道:“抄段子这种事儿,我们肯定不会去做,而是力求原创,尽可能精致到每一个停顿或者每一个字。”

即使如此,“也不能保证我们设计的每一个包袱、每一个笑点、每一个桥段,观众都会买账,这个太难了。”但他们依旧在努力,亦如闫非所说:“在这个行业里,我们争取做到更好,就够了。”

▲还记得这位大爷说过的台词吗?

至于喜剧的因子去哪里获取,彭大魔在略作思考后表示,这真的是一个“特别难回答”的问题,“我们从来没去搜集过包袱,也没有去研发过包袱”。

那么,在一个故事中,如何让人物的每一句话、每一个行为更有趣更好玩儿呢?彭大魔坚持认为,“都是一点点儿憋出来的”,“没有任何捷径可走”,“就是生憋”。

除了“憋”,他们还有一个必杀技就是“聊”。无论在生活中还是在创作中,两个人会天南海北的聊开去,“聊完之后,自己再想,想完再聊,也是一点点儿的磨”。

回首过往,这对相对默契的活宝组合,“大多数时间都是在抬杠中度过的”,但是他们“从来不会因为一个包袱争来争去,也绝对不会固执自己的创意和想法,更优秀的那个一定会说服另一个,好点子终会找到出口。”

无论是三年前的《夏洛特烦恼》,还是当下热映的《西虹市首富》,无论是叙事风格还是表达方式,闫非与彭大魔在寻求变化时,并没有完全放飞,“不管手段怎样变化,最根本的还是把人物表达清楚,把故事讲好,讲的好玩儿有意思”。

“因为段子总会过时的,看完过两天就没有什么意思了。而经典的喜剧,往往都是能反复值得推敲的。”闫非这样解释他们为什么在创作中,更在意“讲好玩儿的故事”。

专访《西虹市首富》导演闫非&彭大魔:建好西虹市,不卖烂番茄!

▲这样的“碰瓷”式专业术语解读也是没seil了

做喜剧很难,很大程度上在于,让人心领神会后的会心一笑很难。那么,对于一直从事喜剧创作的两位年轻导演而言,什么样的喜剧才算是好喜剧呢?

“能给大家带来温暖,带来幸福感。”彭大魔进一步解释说:“我们不太纠结于你看的时候能笑多长时间,但是看完之后,幸福指数得有所上升。好的喜剧可能会让人少一些戾气和抱怨,多一些美好和满足感。”

“不管什么类型的作品,只要是个好作品,一定能给大家带来一种新的不同的感受,而且能触动观众,直击到人的心灵。”彭大魔又补充道,这是作品中某一根弦跟观众产生的一种共鸣,悲剧如此,喜剧也是一样。

在闫非看来,做喜剧的人都比较心宽,而且都极具娱乐精神,有点烦恼遇点挫折,“自己都不是用鼓励,开个玩笑就过去了”。

不难看出,无论是创作中的幸福感,还是作品带来的幸福感,其实都来自于生活中的幸福感。

演话剧很过瘾做电影更有成就感

放眼全球影坛,其实有很多堪称黄金搭档的导演组合,比如奥斯卡的常客科恩兄弟,比如《乐高大电影》的“好基友”菲尔·罗德和克里斯托弗·米勒等等。他们或是从小心灵相通的亲兄弟,又或是志趣相投的好朋友。

闫非与彭大魔,虽然都是来自大东北,但闫非来自吉林长春,彭大魔来自辽宁沈阳,前者毕业于中国解放军艺术学院,后者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。

虽然非亲非故,看似没有交集,但也是“臭味相投”。

▲闫非(左)和彭大魔

“其实我们结缘非常早,那时候还没上大学,是在2002年的一个考前辅导班认识的。”闫非向麻辣鱼回忆道,尽管后来考了不同的大学,但一直都保持着联系。

因为沈腾,两人大学毕业后,都选择加入了开心麻花。时至今日,两人对沈腾依然不吝溢美之词,生活中仗义、工作中认真,是他们给出的两大双维度标签。彭大魔还特意提醒大家:“不要被他的外表所蒙蔽,他长的那样,其实他人真的不是那样。”

两人学的虽然都是表演,一不小心却抢了编剧和导演的饭碗。在他们看来,这是“讲故事的欲望所致”,“演员是对一个人物的表达,而编剧、导演是对一个故事有表达,其实就是想表达的东西越来越多,表达的欲望越来越大了。”

从话剧转做电影,又是为什么呢?

“演话剧可能让人更过瘾一些,但做电影让人更有成就感。”彭大魔表示,舞台剧的演员和观众的互动是很直接的,看电影的时候,那种情绪释放的就不是很多,你也找不到那种互动的感觉,“如果有机会,如果遇到好的作品,还是有欲望做话剧的”。

“当然了,话剧还是相对小众一些,电影面对的观众更多,更广泛。”不同的平台选择,在彭大魔看来也是一种殊途同归,“两个不同的载体,其实都是同样的表达。在创作中,我们一直遵循着简单原始的准则,就是要逗笑你。”

专访《西虹市首富》导演闫非&彭大魔:建好西虹市,不卖烂番茄!

▲火箭少女101成团首次献声电影

做《夏洛》时,他们因为“没有经验,对市场很陌生”,也就“没敢想结果会怎样”。此次做《西虹市首富》,他们依然没想“掀起什么大波浪”,无论结果怎样,“我们能做的就是加倍用心地去打磨电影,争取在细节上做到最好。”

在此次采访行将结束时,麻辣鱼曾经问了一个极度煽情的问题:“如果给你们的合作加上一个期限的话,你们希望是多久?”没想到这哥俩儿,一脸真诚,而又几乎异口同声的说:“没想过”。

尽管“不解风情”,但这应该是他们的真心话。

活在当下,活出精彩,足矣。

至于未来,那就交给时间好了。

声明:本文由风闻网发布,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本文链接:https://www.baguagu.net/xuni/17043.html

标签: 彭大魔